儿童文学的藏地书写与精神追求

中国教育报

2019-03-25

以往每年假期的推荐书目,都显低幼,所以只是让闺女自己看。而在这次的芒种杯书目里,《巴颜喀拉山的孩子》这书名一下就吸引了我,结果全班同学只有我闺女订了这本书[捂脸] 前天陪闺女在玖伍文化城参加合唱团的活动时,看到展台上的这书,顺手拿了一本翻看,结果情节非常吸引人,回家后继续阅读,虽然是儿童文学,但是讲藏区牧民生活,大人读起来也是非常“金鸡”有味的,情节跌宕起伏,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转山,天葬,藏獒,尤其是在尾声中,实在没忍住,眼圈一湿,模糊了视线。。。

这是著名作家杨志军专门为孩子们创作了一部儿童文学作品《巴颜喀拉山的孩子》,一改以往在成人文学创作中的那种批判精神和沉郁的悲剧意识,用一种从容恬淡、平静克制的叙述方式将故事娓娓道来。

《巴颜喀拉山的孩子》讲述了在黄河的源头巴颜喀拉大草原,由于气候变暖、牲畜过度釆食,草原面临退化,藏民们纷纷迁居城镇的故事。小说以孩子的视角,着力刻画了一群淳朴善良的藏区牧民,生动细腻地再现了藏区原始自然的生命样貌和社会形态,字里行间浸润着作者朴实的情感,以及对人与自然、生命与信仰和传统与现代的深邃思考。

在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举行的《巴颜喀拉山的孩子》出版座谈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以及李建军、朱自强等专家学者围绕作品的“藏地书写”“生态哲思”“儿童视角”“诗性语言”等方面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会嘉宾认为,这是一部内容丰富、主题深刻、极具艺术张力的儿童文学作品。尤为可贵的是,它不同于现今众多的生态文学、乡村小说所流露的“都市敌意”和“乡村原教旨主义”倾向。作者虽然在创作中对传统游牧文明的逝去表达了眷恋和感伤,但却是一种理性的接受,传达了人们对迎接新时代新生活的包容与期望。此外,作品高品质、诗性化的语言艺术,使整部作品洋溢着诗性与童真,极大地提升了作品的审美意蕴。

谈到为什么要创作儿童文学,杨志军坦言,当下社会浮躁,他想借助多样化的表达来书写自身的文学理想,把藏民族对于自然与生灵的敬畏、对于爱与善的坚守传达给小读者。同时,他要把传统逐草而居的牧民生活方式原汁原味地记录下来,为即将消逝的游牧文明做可信的遗存。他虽非纯粹的儿童文学作家,但是他期待通过文字凿开一条直通心灵的通道,让孩子们在认知自我、探索世界的过程中,懂得生命的丰厚、多样和辽阔,明白精神的意义和价值。

 标签:新书上架  故事书  文学  
237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