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外婆的时间情书

loverSophia

2015-12-10
       法国人的诗意与浪漫无处不在,在文学的世界里尤为闪耀。菲利普?托赫冬用《外婆,外婆》这样一本饱含深情的小书,回忆了自己外婆的一生。在他的叙述之中,外婆从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变为了世界上最勤劳、美丽,最值得依恋、欣赏,最令人想念的亲人……
       在托赫冬的笔下,外婆代表着勤劳、简朴、丰饶幸福的生活。“我”因为外婆爱上了雨,绿色的雨如同绿色的牧场,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田,带给"我"希望和梦想的力量。在外婆的家里,面包总是会被放硬,苹果也总是要等蔫了、长虫子了才可以吃;孩童们磕磕碰碰,受了小伤的时候,外婆依靠仅有的医疗急救知识,给“我”被胡蜂蛰过的地方涂不知名的药膏,还重新接上了哥哥脱臼的胳膊。这些都与我们童年记忆中的祖母与外婆何其相似。
       托赫冬用散文诗般轻盈和诗意的语言回忆了外婆的家,外婆的喜好,外婆的农场,外婆酿的苹果酒,以及所有关于外婆的点点滴滴。“我”上初中的时候在手工课上为最亲的人做礼物,为外婆做了一个畚箕。“礼物不是必要的,重要的是在场。”对于所有的奶奶和外婆,大概都是如此,无论自己的子女和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给自己什么样的礼物,她们都会将其看做是最好的礼物。而我们也在和她们常年的相依相伴中慢慢长大成人。
       托赫冬的外婆出生在一九一四年三月六日,有过两任丈夫,先后去世了,弟弟也在战争中牺牲。而外婆身边最后一个男人,她的哥哥也先于外婆离世。在“我”看来,“男人们不堪一击,外婆们才更加坚强。”她们代表着坚忍不拔、百折不挠对生活永不放弃的精神。
      外婆喜欢穿衬衫,非常喜欢爱情故事,还喜欢科幻,她有着对生活的美好渴望。但是由于“在我们的童年时期,诺曼底仍有二战的德军在继续作战。”外婆双肩背负着太多缺少爱和定量面包的孩子,她只能咬牙支撑整个家庭。
       “外婆把神马都留着,因为任何东西总有一天可以重复利用,纸袋子用来装种子,奶粉用来喂小牛,广口瓶用来盛下次的果酱,苹果酒瓶、鸡蛋盒都可以反复使用,绳子则用来捆干草和稻草……”外婆还有“我们不能浪费”的原则,这个原则达到顶峰时,外婆居然把“我”和弟弟饲养的天竺鼠中意外死亡的那只做成了红酒洋葱烧天竺鼠,而“我们面面相觑,小口小口地吃掉了我们的天竺鼠,心里内疚不已。”“在外婆家,保质期没有用。因为在外婆的时代,狗都很瘦。”
        托赫冬的叙述之中,有我们熟悉或者不了解的许许多多外婆的一生,也有那个经历了战争、贫困、发展、新生的诺曼底海滩、乡村、农场。外婆离开的时候托赫冬四十岁,他是何等的幸运!因为他有足够长的时间和外婆度过漫长的美好时光,尽管也许他从不曾意识到,尽管直到外婆去世,他依旧认为自己没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当外婆老去,患上帕金森氏综合症,不得不依靠别人的帮助而维持生存的状态,“我”用和外婆最贴近的心记录下她最后的时刻。外婆操劳一生终于可以放手一切,“生平第一次去旅行”。而托赫冬也终于明白:“想要成为meme,需要从前的时光和顽强……”

       可惜,这样的meme将越来越少,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我们人生之中必须经历的成长。《外婆,外婆》恰如一封清新如晨露的信笺,一首亲切悠长的情歌,一声深长婉转的呼唤,是写给外婆的独一无二的时间的情书。


法国著名演员菲利普·托赫冬《外婆,外婆》中文版首发   
       11月30日,法国著名电影、戏剧演员菲利普·托赫冬携新书《外婆,外婆》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文版首发式。发布会由法国大使馆和新经典文化联合主办。
     《外婆,外婆》是菲利普·托赫冬缅怀外婆的深情之作,该书自2013年在法国出版后,曾长踞畅销榜首,三个月内加印十次。
       在《外婆,外婆》一书里,菲利普·托赫冬用他特有的舞台表演式创作或昂扬或节制地回忆孩童时与外婆相处的点点滴滴。这个外婆勤俭朴实、精打细算一切都不能浪费,一只鸡可供一家五口人吃上三天,哪怕是洗碗水也要保留……战争摧毁了一切、亲人接二连三的故去,外婆在苦难面前 “安静的让这个世界显的聒噪和喧嚣”,对于身边的人,外婆只是默默地奉献着,“给予了一切,却只给自己留下两件衬衫”。
       该书在法国出版后唤起万千读者的共鸣。ELLE杂志称“这位外婆是独一无二的,又那么像每一个离我们远去的外婆。”
      《外婆,外婆》作者菲利普·托赫冬是法国当代著名电影和戏剧演员。曾出演过吕克·贝松编剧的电影《暴力街区13:终级》。1997年凭借电影《柯南上尉》获恺撒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2004年获莫里哀喜剧演员奖。除《外婆,外婆》外,还著有《仿佛那就是我》《戏剧爱好者的小辞典》等作品。
 标签:小说  法国  法国文学  温暖  亲情  
2380 1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