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详解江苏湖北减招:计划招生体制亟改变

中国经营报

2016-05-16

在距离高考只有20余天的时候,湖北、江苏两地“高考减招”事件备受关注,多地考生家长向当地教育部门表达诉求。教育部紧急于14日早上就此发布答记者问,但似乎仍不能令家长们满意。

记者了解到,这是国家实施的跨省生源计划调控,包括江苏、湖北等12省份今年将向10个中西部省份调出16万招生计划,其中江苏和湖北各调出3.8万和4万个。该调控安排已于425日由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发布。

跨省生源计划调控是如何产生的?调控计划如何确定?对调出省份的考生有何影响?两省家长的强烈反应暴露了现行高考招生体制的哪些问题?514日,教改专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调控历年都有

记者:江苏、湖北近几日备受关注的“高考减招”问题,实际上是国家实施的跨省生源计划调控。往年有这样的调控吗?为什么家长对此反应如此强烈?

储朝晖:往年也有调控,但没有像今年一样明确讲。以往因被认为调控有暗箱操作,今年国家将调控计划结果公开了。

记者:我查询了教育部、国家发改委发布的《2015年全国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的通知》,其中并未出现“跨省生源计划调控”这样的表述。

储朝晖:实际上是调控的。1977年恢复高考后,各省生源情况和高校招生情况都在变化,所以每年国家都会对招生计划进行调控,但一直以来各方面都不满意,比如河南等省份就认为国家调控的不够。这是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解决好的问题。

12省份高校多本地生源不足

记者:教育部、国家发改委今年425日发布的《2016年部分地区跨省生源计划调控方案》中,江苏、湖北、上海、浙江等12个省份将向10个中西部省份调出16万个生源计划。这12个调出省份有什么特点?

储朝晖:这些省份的高校比较多,本省的生源不够,过去历年都需要进行跨省招生,否则要么生源不够,要么生源质量不好,所以在外省招生是必然现象,否则高校就要萎缩。实际上,今年公布的调控数据延续了过去的实际状况。

记者:这12个调出省份、10个中西部调入省份,也是既往高考生源计划调控中的主要省份吗?

储朝晖:不一定,比如部分中西部的省份就不是调出省份过去招生的主要来源,典型的有江苏、湖北、江苏历年跨省招生主要集中在安徽、江西、山东、河南等地。

多部委参与确定调控计划

记者:高校的招生计划一般是如何制定的?这16万跨省生源计划调控计划又是由哪个部门确定的?

储朝晖:高校招生计划一般是根据过去的生源和招生情况延续下来的,是一个历史延续问题。从程序上看,由高校上报招生指标到各省,省里汇总后再全国汇总,最后再形成一个指标分配计划。招生计划分配在教育部,但具体招生计划与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也有相关性。

16万跨省生源计划调控数据的确定,不只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也会参与。

记者:《2015年全国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的通知》提出,高等教育资源丰富、2016年升学压力较小的上海、江苏、浙江、福建等省(市),应在上年常规跨省生源计划和2016年协作计划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面向部分中西部省(区)的生源计划。“升学压力较小”指的是录取率高吗?

储朝晖:应该是。

记者:我注意到,有质疑称,为什么录取率也高的北京没有列入调出省份?

储朝晖:没有权利就没有权利调控计划,有权利,所以能更多、更大作用于调控计划。

调控只能局部推进公平

记者:公众质疑,为何是这12个省份进行调出,而不是其他录取率高、经济发达的其他省份?

储朝晖:这正是此次争论的焦点,也是计划招生体制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废除计划招生体制。

对此过去我们讲了很多年,实际上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到,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但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将此删除,这也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记者:你对此调控计划如何评价?

储朝晖:调控招生计划只能从局部范围内推进公平,但要实现整体的、系统性的、实质性的教育公平,就要废除计划招生,应该让高校与学生有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

目前我国高考整体上还是计划招生,但计划招生体制是不能满足各方面诉求的,目前看高校与考生之间的供求关系已不能与招生计划相协调,这个矛盾很突出。

计划招生体制亟待改变

记者:但由于中西部地区经济欠发达、教育资源匮乏等原因,当地的录取率往往低于经济发达省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0年,录取率最低省份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有15.3个百分点。

储朝晖:高校招生指标向贫困地区倾斜是在现有招生体制下更好地实现教育公平的手段之一,各地指标的增减考虑到各地高校生源余缺及基础教育发展状态,实质上是为了不同地区居民获得更加均等的教育机会,从过去几年实施情况看,总体效果是积极的。

在增减指标中遇到的问题,当然可以寻求更为完善的方案。高校招生向贫困地区倾斜,理想的招生模式应当是:参与招生的高校形成一个“牛吃草”的平衡机制,就如同草原上放牛那样,每所学校相当于一头牛,它们总会在尽可能的范围里找最好的草吃,各校也会招收他们认为素质较好的学生,这样在总体上就能避免计划体制下各地因指标分配不均造成的招生不公平。

记者:你认为我国高考招生制度改革应该走什么样的路径?

储朝晖: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目标是建立以学生成长发展为本的自主、专业、公正、透明的高考招生制度,是一项系统的社会治理工作,同时又要建立新的规则体系,包括防止腐败的规则体系、第三方评价体系,给高校作为参考,让更多考生有更多选择。

这是一个大的方向,届时3000多所高校根据需求来招生,整体上是平衡和公平的。

记者:教育部今年的文件提出,加大对普通高校生源计划存量安排的宏观引导和调控,也提到了招生协作计划安排、国家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等。这是否意味着跨省生源计划调控是对存量调控,而其它为增量安排?

储朝晖:实际上,上述使用的词语都是计划招生的词语,相当于设置不同的"篮子"。但高校、考生主体诉求是多样的,很难用计划招生就能完全满足。对考生和家长来说,他们并不关心增量与存量的问题,而是高校需要招什么样的学生,而考生又想报考哪个学校。

家长的诉求高于整体录取率增长的目标

记者:江苏、湖北各调出3.8万个和4万个招生计划,对考生有什么影响?

储朝晖:从整体来说,各省的整体录取率不会降低,这一点上,教育部以及各省的承诺是可以实现的。但家长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本地生源减少了,自己的孩子是否有更好、更多的升学机会,比如原本可以升二本的,今年或许有希望升入一本。家长希望维护的是这个目标,而这个目标是高于教育部及各省承诺的。

记者:教育部今天对江苏、湖北家长的质疑做出回应,称预计两省2016年的高考录取率和本科录取率都将比2015年有所提高,但并未明确提出将调整此前公布的调出计划。你怎么看?

储朝晖:目前招生计划已经确定,在现有情况下,教育部只能这样回应,不能更改调控计划,因为这是一个系统性、整体性的计划,这也是计划招生的缺陷,呆板、不能随着情况的变化变动、不能满足多方诉求。

记者:家长还质疑为什么调控计划发布得这么晚?目前距离高考只有20多天了,这一事件对考生会造成影响吗?

储朝晖:形成招生计划需要时间,上报、汇总、分配。会有影响,但对每个学生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记者:你预计湖北、江苏等地家长对此调控的反应,会对明年乃至今后的高考招生有什么影响?

储朝晖:从过去不公开调控指标,到公开指标,这是一个进步。但公开后出现这个问题,有可能会造成两个情况:一是明年不再公开,二是废除计划招生体制。

 

 标签:高考  减招  江苏  生源  发改委  教育部  跨省招生  
1252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