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本的小孩那么独立?

尚书网

2016-01-20

      在日本的公共交通上,你常常会看到这样的景象:孩子们独自一人或三三两两,穿过列车车厢,找寻空位。




      他们穿着及膝长袜,锃亮的漆皮鞋和格子上衣,头上戴着的宽边帽轻轻在下巴处打了个结,而车票就别在身后的双肩背包上。只有六七岁的他们无论是在上学还是放学的路上,几乎都没有成年人陪同。

       日本的家长总会让孩子早早地接触社会。有一档很受欢迎的真人秀节目《第一次跑腿》就记录了两三岁的小不点为家里跑腿的种种经历。他们试探着走向蔬菜水果店和面包店,而工作人员就用摄像机将这一切记录下来。这档真人秀节目在日本已经播出了超过25年。

       视频中,这对兄妹要出门帮家人买菜,虽然一开始哭哭啼啼,但是温柔的哥哥和细心的妹妹互相安慰,很快就展开了笑颜。一路上两人不仅和其他的孩子们玩耍,也成功地买回不少蔬菜肉品。小家伙们很懂礼貌,十分可爱,节目嘉宾也为频频为他们点赞。

       12岁的东京少年Kaito从9岁开始,便独自一人乘坐地铁往返父母的家。他的爸爸妈妈已经离婚,但同享Kaito的抚养权。“其实一开始我有点担心,”他坦白,“我不知道能不能一个人坐地铁。但也只是一点点担心而已。”

       现在独自搭乘地铁对Katio来说已不是什么难事。最初,他的父母也有所顾虑,但后来想到他已经9岁了,就让他试试吧,况且当时很多同龄的小朋友一个人出行也很安全。

       “说真的,我当时是这么想的。你看,地铁很安全也很准时,指引清晰,他又很聪明,”Kaito的继母说。(他的父母因隐私问题要求不公开姓氏)




       “我比他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在东京一个人坐地铁了,”她回忆说。“当时也没有手机,但我还是成功坐地铁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现在如果他迷路的话,还可以打电话给我们。”

      究竟日本孩子超乎寻常的独立从何而来?这可不是光靠自己,事实上,是“群体信任”。这个观点来自文化人类学家Dwayne Dixon,他博士论文的主题就与日本青少年有关。“日本的孩子很早就形成了这样一种观念,群体的每一位成员都有义务服务他人,帮助他人,”他说。

       这种观念在学校里也得以加深。值日、打扫和发放午餐都要孩子们轮流做,而不是统统交给学校员工。这样“劳动得以轮流分担,孩子们有所期待的同时也学会了很多东西,比如怎么打扫卫生间,”Dixon说。

       能在共享空间承担起自己的一份责任,孩子们不仅对这份所有权感到自豪,同时也切身体会到一团糟的后果,毕竟事后可是要他们自己清理的。这种道德规范也延伸至更广阔的社会领域,可能这也是日本街道总是如此洁净的原因之一。出门在外的孩子们知道,万一出什么事,别人也会帮忙。

       日本犯罪率极低也是父母放心让孩子独自出门的一个重要原因。同时规模较小的城市空间和走路及搭乘公共交通的习惯对增强安全性,或者说是安全感而言也同样重要。

       “日本公共场合的规模比其他地方要好得多,老旧且能容纳常人行走的空间控制了人流和速度,”Dixon提到。在日本的城市,人们习惯步行出门,公共交通也战胜了小车代步。而在东京,将近一半的出行都依赖公车或地铁,还有四分之一则是走路。司机也常常与路人和自行车共用一条马路。



        Katio的继母表示,如果不是在东京,而是在伦敦或者纽约,她绝不会让9岁的孩子一个人出门坐地铁。当然,这也并不表示东京的地铁没有半点危险。例如,长期存在的女性地铁遭遇“咸猪手”的问题,也促成了2000年部分线路女性专列的开通。不过现在,城市里的很多孩子还是在没有监护人的陪同下一个人坐地铁上学,在街坊街里跑跑腿。

        能给孩子们这样的自由,家长不仅信任他们,更是信任整个社会。“世界上很多孩子都在依靠自己,”Dixon说。“但我认为西方正被日本社会无需言明的信赖和合作深深触动 。”

 标签:日本  教育  独立  家庭  社会  
1889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