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本书阅读落地遭遇瓶颈

中国教育报

2020-01-06

 “在整本书阅读没有进入中高考之前,大家不够重视,可进入之后,有些教师把《西游记》的一百回都做成填空题,要求学生每天完成一张填空题的卷子。这种状况带来的后果难以想象,可能在中高考后,学生会把那些经典名著像教材一样撕碎了扔掉。”在近日举行的“语文核心素养背景下的整本书阅读教学研讨会”上,北京教育学院教授吴欣歆提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整本书阅读的目标定位,帮助学生在中学阶段形成阅读的路径、掌握阅读的方法,让他们在今后的岁月里都用这种方式去阅读、去生活,成为一个真正的阅读者,而不会对书产生厌恶。

此次研讨会由北京师范大学教材研究院与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主办,北京京师普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承办,有关专家学者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校长、骨干教师、教研员等,围绕“整本书阅读”教学的重点和难点、发展现状和教学成果进行探讨。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将“整本书阅读与研讨”任务群位于18个任务群之首,并且贯串高中语文必修、选择性必修和选修三个阶段。两年多来,整本书阅读在语文教学领域仍处于探索的阶段,如何理解整本书阅读的理念?如何保护好学生的阅读兴趣、使其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如何指导学生形成自己的阅读策略?这些都是一线语文教师渴求得到帮助的问题。

吴欣歆认为,阅读整本书可以带给学生一种高挑战性,考量的是一个人的意志力、思考力、判断力和联结力。阅读教学的落点应该关注的是探索门径、阅读盲点、精神成长等,这些都要落到阅读策略的建构上,“策略不是教出来的,而是靠学生在阅读中自主建构——这需要教师的帮助,把策略与活动结合起来,形成优化的认知图式,最终完成从自觉使用到自动应用的转变”。

目前,“没时间读书”依然是教师最大的苦恼,很多教师一个学期读不完一本书(除课本和教参外),尤其是面对上百万字的书,比如《平凡的世界》,有多少人真正读到最后一页,而不是半途而废?另外,学生的阅读也令人担扰,许多学生只读必考的那几本书,“整本书阅读”浮于表面。据不久前发布的《中小学读写现状调研报告(2019)》显示,近七成中小学生每天阅读时间低于一个小时。

北京市朝阳区教育研究中心教研员舒芳坦言,“整本书阅读”一定要读真的书、真读了书、读出真意。一线语文教师只有经历了这样的心路历程,才能有属于自己的“整本书阅读”体验,从而落实到实际教学中。

河北省教育科学研究所高中室主任张瑾琳以“阅读教学实施策略研究”为题进行了深入剖析,在她看来,新课标更强调思维能力的发展和提升,如果我们的阅读和写作教学都从思维发展的角度去设计,从小学到高中由浅入深地提升,那么经过12年的语文训练,学生的核心素养自然会提高。

研讨会上,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李煜晖、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黄玉慧、北京教育学院副教授李怀源分别进行了“中学整本书专题教学设计与实施”“整本书阅读多样性解决方案”“思维与表达:小学读整本书教学设计与实施”主题演讲,北京市中关村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刘艳、中国教师研修网语文教研员王迪、北京一零一中学语文教师杨海威,分别以《呐喊》《西游记》《巴黎圣母院》为蓝本进行了“整本书阅读”课例展示。与此同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与中国盲文出版社还进行了“新课标整本书阅读”丛书大字本授权签约仪式,旨在为喜欢经典名著的低视力读者提供全新的阅读思路和切实可行的阅读解决方案。

 “在整本书阅读上,兴趣很重要,但阅读本身是需要靠义务和责任动机来督促的,所以千万别只迷信孩子的阅读兴趣,阅读习惯可以帮助他们获得成就动机。成就动机和义务与责任动机匹配在一起,才能更好地让学生有强劲的持续阅读的动力,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吴欣歆说。


 标签:阅读指导  教学  语文  整本书阅读  
3071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