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禁止微信布置作业,家长和老师却吵翻天了……

微信公众号:闲时花开

2019-02-26

1

有个好朋友,教小学三年级。她很苦恼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放学时,先口头布置一遍作业,再在黑板上把作业写得清清楚楚,仍避免不了被追问“作业是什么”的命运。

通常是,忙一天的她前脚刚进家门,还没顾得上喘口气,家长的微信就滴滴响个不停:

老师,今天的作业是什么?

她只好再把作业发到班级群里。但半个小时后,还有家长@她,问作业是什么。一个小时后,还有家长@她,问作业是什么。甚至晚上很晚了,仍有家长@她,问作业是什么。

“我简直烦透了。”她说,往前翻翻聊天记录就能解决的事儿,总有家长看都不看就不厌其烦地@老师,真的觉得很无语了。

我表妹家的女儿,读小学二年级。她苦恼的事情是,老师在微信群里布置完书面作业,还要让家长批改签字。哪个家长要是没按要求完成,免不了孩子的名字在班级群被公布。

最令她反感的,是老师经常往班级群里发一些安全教育、国防教育、法制教育的测试卷链接,说是让孩子接受教育,其实是让家长限期完成。

为了孩子还得忍。

她说,白天忙工作,看领导和客户的脸色。下班回到家,做饭做家务忙得没有自我。多想倒头睡下,还要强装博学给娃辅导功课。时间长了,心里真的很窝火:

我们小时候,没有班级群,没有家委会,家长从不管,老师很负责,不照样考上了大学?

现在的教育,明里说给孩子减负,暗地里给家长施压,这时代到底怎么了?

她们两个的境遇和感慨,大概形象地表达了中国基础教育的现状:

孩子是中间人,作业是导火索,微信是传声筒,老师和家长不知不觉地站到了彼此的对立面。

所以,下面这个规定,就顺势诞生了。

2

昨天,新闻报道称,因有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停止小学老师用手机微信和QQ对学生及家长布置和提交作业的提案》,教育部明确规定:

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避免出现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等现象。

这个消息发出后,网上讨论很快数万条。家长和老师截然对立又相互攻击的态度,让人看了很了很是难过。

家长对老师的嘲讽:

老师对家长的反攻:

我也把这个新闻后,分别发给那个教师朋友和我表妹。

教师朋友嘿嘿一笑说:作为老师,我简直不能更支持了,下班后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关机陪娃了。

但转而,她又不安了:总有孩子记不住作业吧?总有家长要问作业吧?发短信或打电话不更麻烦吗?

而我表妹看到这个规定后,一开始高呼万岁:太好了!早就该这么规定了!家长把老师该干的事儿都干了,要老师干什么呢。

但转而,她也犹豫了:我本来就忙,这一下参与孩子的学习更少了。我不检查,不签字,孩子要是潦草马虎应付了事,渐渐不就落别人家的孩子一大截了?

她们俩的态度和纠结,也充分说明了中国基础教育的矛盾和问题:

劳累又负责的一线老师,即便牢骚满腹,大部分还是希望孩子们能学好。

因为,高呼减负的素质教育,在眼下中国就是个鬼:对大部分孩子来说,小学你偷多少懒,中学你就得流多少泪。

忙碌又凌乱的众多家长,一边对陪读和作业不满,一边又期待自家孩子多学多练。

因为,生存的压力和生活的忙乱,让他们透不过来气,而竞争的激烈和现实的残酷,又让他们期待孩子超越自己,出人头地。

所以,家长和老师的对立,很大程度上,是普遍焦虑的中国民众和百病缠身的中国教育的对立。

这场战役里,老师和家长都是受害者。微信和作业都是无辜的。倒是一刀切的规定,是要掰开来看看的。

3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科技改变生活。

禁止老师指使家长改作业,这个没毛病,但禁止老师用微信布置作业,就有些不科学了。

在条件允许、网络发达的城市,老师用微信布置作业,家长用微信查收作业,方便又快捷,没什么好禁止的。

在条件落后、留守儿童集中的乡村,老师无法用微信布置作业,因为没有几个家长能收到,禁止也没有意义。

而真正需要禁止的:

我们的学校打着这样那样的伟大旗号和官僚做派,通过分派给老师各种假大空的网上考评,让老师指派给家长,进而让家长对老师心生怨气;

我们的教育局用背叛教育和人性的各种指标,压榨老师的教学时间和休息时间,让一线老师连轴转,苦不堪言,并把这种焦虑转嫁给孩子和家长;

我们的某些领导披着“为人民服务”的外衣,干着“为人民币服务”的勾当,被资本控制、被腐败侵蚀、被权贵强奸,在教学楼建设上偷工减料,在老师薪酬落实上推三搪四,在教学用具和学生饭菜上中饱私囊,让学生和家长心凉绝望,进而把这种仇视投射到离他们最近的老师身上……

这些,才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因为,正是这些长期存在又一直上演的问题,家庭和学校才彼此对立,家长和老师才相互疏离,作业才成了双方出气的载体,就连微信沟通都变得小心翼翼。

而健康流动的家校关系,不该是这样的。

4

身为80后,我亲历的和想象的家校关系,是顺畅而自然的。

小时候,开学了,父母骑着自行车把我们往学校一丢,扔给老师一句话:“娃交给你了,你想咋管就咋管。”

老师也不客气,我们不好好听讲,不按时完成作业,没有考好成绩,劈头盖脸一阵猛批,拿出戒尺打红手心。

我们难过得、疼痛得要死,却倔强地不敢告诉父母一声:不想再受二茬罪。

那个年代,是贫穷落后的,是不值得返回的,就连教育方式,也是有些粗暴简单的,是需要反思和改进的。

但那个年代的教育灵魂是朴素的,老师和家长是彼此信赖的,所以偶尔还是很怀念的。

现在,学校离家越来越近了,老师和家长却越来越远了。

扭转一种风气,改变一种环,改革一种体制,不能仅仅靠某个人的力量,不是一时就能做到,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但看见一种真相,改变一种认知,转变一种心态,却是此刻此地此时就能实践的事情。

愿看到此文的你,不管是一线老师,还是孩子家长,在处理一些问题时,能对那个因孩子和你发生连接的家长或老师,给予体谅,保持善意。

我们都是小人物,我们需要彼此搀扶,相互打气。

因为,在这样的时代,更需要家长和老师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共同守望我们的孩子,走向前去。


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后老女孩,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尚书悦读(shangshuyuedu)已获授权转载。

 标签:精选好文  作业  家长  
107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