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放弃那个“躲藏起来的孩子”

禾刀

2018-11-20

周志文先生是台湾大学中文系的退休教授,台湾著名文学刊物《印刻文学生活志》的总编辑曾经说,他的文章是十年来所见散文最好的。书中收录的这篇《躲藏起来的孩子》是周先生二十多年前的旧作,讲述的是大女儿艰难而缓慢的成长故事。全书叙述了作者与长辈、朋友、女儿、学生等三代人之间的青春与成长故事。

在这篇《躲藏起来的孩子》中,最广为流传的是以下这段话:

我常常想,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呢?

教育应给受教育者知识,这些知识应该是教导孩子发现自我、肯定自我,教育应该想办法造就一个人,而不是摧毁一个人,至少使他自得、使他快乐,而不是使他迷失、使他悲伤。

我们的教育是不是朝这方面进行呢?

答案是正反都有,我们的教育,让“正常的”、成绩好的学生得到鼓舞,使他们自信饱满,却使一些被视为“不正常的”、成绩差的学生受到屈辱,让他们的自信荡然。凭良心讲,那些被轻视的“不正常的”、成绩差的孩子比一般孩子是更需要教导,更需要关心的。

然而我们的教育,却往往把这群更需要教育的孩子狠心地抛弃、不加任何眷顾。

没有一个孩子是可以被放弃的,这一点家长和孩子都要记得,在教育的历程中,没有一个受教育的人是该被放弃的。父母放弃子女是错的,教师放弃学生是错的,而孩子本人,更没有理由放弃自己。

人是什么?人区别于其他动物,差异首先体现在体貌特征上。婴儿降生后,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生长才能爬行和行走,这比其他动物幼崽成长花费的时间更久。

世界上恐怕没有比中国家长更渴望拥有一把教育万能钥匙的了。不过,台湾大学中文系周志文教授的散文集《躲藏起来的孩子》并没有给读者这把万能钥匙,但足以给人启迪。

本书书名选自《躲藏起来的孩子》一文。这篇文章记录的是周志文之女球儿的真实经历。

球儿读书虽然很用心,无奈先天反应略显迟钝,成绩平平。一个偶然的机会,并没有表现出明显天赋的球儿突然喜欢上了钢琴。

“有了信心的孩子,自有一种光彩,这种光彩,是任何化妆品都加不上去的”。

球儿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不仅顺利挤过了高考的独木桥,还进入了美国名校,再后来又实现了考研读博的“登峰造极”。

球儿从开始的“胆小、害羞、静默乃至躲藏起来”,到后来走到舞台中央,坦然收获掌声,与她个人的努力自然分不开,但也离不开率先给她鼓励的那位启蒙老师。正是从他那里,球儿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还有“了不起”的地方。

某种意义上,球儿是周志文自己的一面镜子。

成长于特殊年代的周志文,从小便被莫名其妙地贴上了“问题”少年的标签,所以学业平平,一再留级。母亲由于生存压力大,加之没有读过什么书,对儿子的管教简单粗暴。那位动辄就暴揍周志文的老师,也没有拿他当教育的对象,而是视其为自己扭曲心理的发泄目标。

正因年幼时饱受教育挫折,也因后来从事教育工作多年,教育成了周志文审视周围的第一视角。他从自己以及一些同学的经历中看到:

“没有一个孩子是可以被放弃的。”

“教育应该想办法造就一个人,而不是摧毁一个人,至少使他自得、使他快乐,而不是使他迷失、使他悲伤。”

对于个人的曲折经历,他虽自觉心理阴影难除,但并不抱怨,因为所有经历都是财富,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合理利用。

他从俄国大提琴大师那只粗糙的手掌,感受到成功必须经历的艰辛;他从布拉格室外那肆意生长的牡丹和荷兰野外“水泽边上野生的郁金香比水仙还飘逸”悟出:

“人都该是不一样的,勉强求同,就扭曲人格了,教育的目的在于栽培各式各样的人才……”

可惜的是,现在的孩子越来越像学习机器,刚走出校园又被推进各色培优机构。大多数父母一面感叹孩子辛苦,一面又抱着“为了孩子好”的理念,一再施压。对此,周志文认为:

“爱不是藉口,更不能以爱为名行自私的事。现代父母应该有一个修养,允许子女跟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包括笔者自己在内,很少有家长在育子方面不会夹带个人“私货”,而这些“私货”无一例外是自己对曾经失败的不甘。

周志文说,一些“看起来很笨的孩子往往是没经过开发的人才”,每个孩子都是独特的“钻石”,比如球儿,其实也包括每个人的子女。

为人父母者到底是该板起面孔,自以为勤勉地鞭策孩子像别人那样上高中名校,还是尊重他们的个性特点,多做铺路搭桥之功,周志文与球儿其实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标签:新书上架  教育散文  成长  
221 0

我来评论

尚未登录,不能发表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