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距离——读刘墉《父亲的画面》有感

南京市 秦淮区 南京秦淮外国语学校 陆枭潇
心的距离——读刘墉《父亲的画面》有感
每次读刘墉的《父亲的画面》,父亲那慈爱的形象便浮现在眼前,甚至觉得他有点“溺爱我”。曾几何时,我记忆中的父亲身上找不到一点慈爱的元素,他还有点不尽人情。此刻,我幡然悔悟,多么希望时间的摩天轮停在那个微小的瞬间……
在这个喧嚣的人海里,我奋力拨开那人群,去跟上你那越走越快的步伐,身上那沉重的大包小包丝毫没有影响你的速度。我手中握着那张火车票,手心里汗津津的,心里想着;刘墉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如果说慈爱是一种爱,那么它的相反数是否就等于不爱?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与父亲的距离又拉远了。我疾步跑上去,见你微微喘着气,将行李放下,双眼直直地盯着这一趟即将离去的列车……我们彼此的距离很近,不知道为什么心的距离却变得如此远……这几年冷战,我们之间几乎不说话,回首起来,却只是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小时候,脑中镌刻的是你高大的身影,当然,也有我永远忘不掉的严格。而此刻,我觉得你在夕阳下的身影却是如此佝偻……时间只是一条小溪,那日复一日的流水冲击,可以将那富有棱角的石头打圆。这些年来,你身上唯一的变化也许就是那些岁月打磨的痕迹。这就是你——一个真实的父亲!猛然觉得,你貌似威严的外表下有一颗慈父的心,这才发现父亲对我的爱和刘墉的父亲一样,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同罢了。原来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无非是一纸之隔……
有时,考试获得了一个好成绩,家人都想着如何为我庆贺。唯有你,仍然不喜形于色,反而板着脸说;“一次的成绩并不代表成功”。于是,我和你赌气,我发愤读书,只为了下一次能取得好成绩,气一气你……
低年级时,你从来不接送我。看见别的同学都由家长带着进进出出,心里就有一种酸酸的感觉。每当我哀求你时,你总会说:“小孩子就该从小培养独立能力”。我常常怀疑:我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到底爱不爱我!想到这里便又有一点恨父亲,虽然我现在明白他这样是为我好。可是,当初为什么不给我一点点受宠爱的感觉?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条短信,是一个小学同学发来的:你知道吗?其实每天我都看到你父亲接送你上学放学,他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你,你没发现吧。你父亲不让我们告诉你,现在大家都毕业了,我想我该把这一切都告诉你。
怎……怎么会这样!这几年来,父亲和我的争执都是以父亲的隐忍结束。天哪!我的喉咙辣辣的,有一股热流在心头涌动。我在心底暗暗发誓:要以最优秀的成绩来报答父亲。看着你那几根被岁月染白的头发,被生活之重压压弯的脊梁。我轻轻地张开了微微发涩的双唇,用尽全力喊了一声“爸,你回去吧”你仍然望着月台里的列车。我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喊了一声“爸,你回去吧”,只见你缓缓地转过身子,几年“冷酷”的面具,你一定戴得很辛苦吧……你的双眼湿润了……我又一次感到你貌似威严的外表下的慈父的心,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在此刻我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因为我懂得了感恩,懂得了父亲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懂得了体会那躲在转角处的父爱……
伴着一声长笛,火车开动了。空间的距离再远也没有问题,只要两颗心是连在一起的……